{文案·时刻 22#} 走很远的路,回童年的家。

ibt30-600

前段时间和一个朋友吃饭,席间听她讲述她对未来二十年的人生规划。生小孩,买房,卖房,终极目标是和先生去市郊买一套小别墅,附近有公园的那种。她说,十分怀念我们小时候,小破大院里就有很多池塘假山,迷你花园,有绿树的地方。我听着便想起前段时间看过的一个楼盘广告。写山写水写花写草,真的就回忆起小时候,总能被一只猫,一朵花或是树叶上的一只虫子吸引住,玩起这些可以花掉一整个下午的时间。

{安宁向西1#}十年长安路

to-xi'an

西安于我而言,是座疗愈之城。

如果说在去西安之前,我不小心给自己的生活划了一道伤口,那么去往西安的路,就是缝合伤口的线,而西安城就是最后覆盖伤口的纱布,她像是在告诉我,伤口最严重的时候,其实你可以选择不去看它,我帮你暂时掩盖,时间也会在里面为你修复,十年来我不止一次想要再去一次西安,所以这次向西的旅程,我没有一点犹豫的订了去往西安的高铁票,我单纯的想要去看看她,也想让她看看我。

{梦笔记3#} 北方旅馆

dn3-2

因为酒店的名称,和过了塑的咖啡色宣传单,我在梦里很确定是在哪本书里看过作者拍下了照片并记录了文字,所以虽然旅馆很糟糕,但是我觉得挺高兴的。拿着手机拍咔嚓了几张准备找个有wifi的地方发微博。

醒来后去书架翻,却找不到这样的一本书,于是决定趁着梦境还新鲜热辣,速记存下。

{安宁向西}发酵一段旅程

to-west-cover

我一直避免把游记写成流水账或行程攻略,便选择让时间来淡忘掉这些看似有用实则没有价值的信息。

上一段旅程是「最北」,原本计划这一次可以命名为「最西」的出行最后还是变成了「向西」,可知一定有点点遗憾。这些遗憾成了这瓶红酒的缺陷或是瓶底的沉淀物。那是我的心有不甘,我收集的道听途说,以及我的经历与想象。

它们无所不在,却也无毒无害。

{文案·时刻 21#} 风中的费洛蒙

ibt28-600

那天才发现这么多年来,台湾给人的印象总是那么青春和书卷气,那些蓝蓝绿绿的淡浅色里,每个人都面容清秀简单。小确幸,小情绪,小暧昧充满了画里画外的每个角落。

很久以前我给这种风格用了一个名字去代替,叫做「风中的费洛蒙」。这是台湾歌手陈升11年前出版的一本散文集,我看不太懂内容,但很喜欢这个名字。

{读书笔记12#} 纸上染了蓝

farewell

我很喜欢「纸上染了蓝」的这个意象,虽然作者在书里只是说了他在一张纸上写下他母亲的故事,然后把纸折起放在了新买的牛仔裤的袋子里,结果纸就染了蓝色。但当我历经了两年看完了这个连载时,我发现其实我每个人都是一张被染了的纸,用力抹去颜色,纸会烂,我们便无法成为我们,保留颜色,我们才会变得与众不同。而渲染了我们的,就是我们的妈妈。

{文案·时刻 20#} 又一个春天

ibt27--600

在广州,春天还是落叶的日子,新芽从枝桠里冒出,把一年到头好不容易才变黄的叶子给赶落了一地。
我在几场大雨里赶着几项糊口的生计。闲暇时还准时参与了一次春季流感,刚刚好全了,便开始整理小小工作室这些年来做过的各项杂事,分门别类,开拓渠道。看看这些道路,到底能不能通往罗马。

{文案·时刻 19#} 以文人之言,答新年之问。

ny

我从很多年前开始,就不太喜欢过春节。虽说看着总是一片喜气洋洋,但这个节日里人走茶凉后的安静,感觉会比平日里更多一点冷清。
近年,冷清过后,耳边还环绕着许多无法回答的问题。
有男/女朋友了没?结婚了没?生孩子了没?年终发了多少?房子供完了吗?
不止长辈爱问,同辈之间也问这样的问题。本来都是挺戳人心的问题,问多了,竟然也可以当作调侃的谈资。

{文案·时刻 18#} 书写疾病

ibt25-600

小时候我一直想从医。后来才知道自己根本无法当医生。我关注的方向一直是错的,从未想过要怎么去医治。反而更在意那些不曾经历也不想拥有的病痛感受。现在想起来,那时每天在医院都疲惫不堪。因为有各种各样的痛苦经历被我听进心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