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向西2#}双时空之城 III

cover

碑林的展厅像迷宫,那种穿梭于不同时代的迷宫,你不知道下一个挡在自己视线前方的是清朝的碑文,还是元朝的碑画。但在石碑和石碑与石碑以及石碑之间,会看见与自己一样鲜艳的人在举目张望,疑惑今夕是何年。

心不在焉的游客不停地拍下一块又一块的石碑,制作拓片的师傅在初秋干爽的西安被围观人群堵出了一头大汗,路边弄墨卖字的人,单手执笔,写出了如他一样看起来沉稳不言的大字。

{安宁向西2#}双时空之城 II

double2-cover

兵马俑坑里有兵马俑和看兵马俑的人。

十年前兵马俑是明星,吸引了在场全部的目光,十年后兵马俑依旧是明星,而我却开始注意力涣散,东张西望,看起看俑的人来了。

故地重游之时,天光尚早,太阳刚好透过大门高处的透明玻璃窗,聚光在十年如一日的秦俑身上。正面看台上站着五花八门的游客,与俑人相互对望。

{安宁向西2#}双时空之城 I

double-cover

我想起了我十年前第一次在西安吃羊肉泡馍,发现世间除了土豆之外还有如此合我口味的吃食。物美价廉一大碗,付钱后领一块白馍一口空碗,找个位置坐下边掰馍边等羊汤上桌,送汤的师傅来到,递上羊汤,看了一眼我碗里说道,不行不行,小姑娘你这个不够碎,再掰,太大块不好吃的。随即把我手上的一大块没掰完的,像雪花一样碎碎地下到我的碗里。

{读书笔记13#} 恋物癖

ibt32-600

好不容易盼来了短假期,分享两本轻松的读物给大家吧。
这两本是日本《生活手帖》总编辑松浦弥太郎与他生活小物的故事《日日100》和《恋物物语》,每本都有100件不一样的小物记录。有的是随意拾得的,有的是亲友赠送的,有的是无意中发现的好东西,还有更多是用过许多同类产品后,挑选出最适合作者自己使用的。

{安宁向西1#}十年长安路

to-xi'an

西安于我而言,是座疗愈之城。

如果说在去西安之前,我不小心给自己的生活划了一道伤口,那么去往西安的路,就是缝合伤口的线,而西安城就是最后覆盖伤口的纱布,她像是在告诉我,伤口最严重的时候,其实你可以选择不去看它,我帮你暂时掩盖,时间也会在里面为你修复,十年来我不止一次想要再去一次西安,所以这次向西的旅程,我没有一点犹豫的订了去往西安的高铁票,我单纯的想要去看看她,也想让她看看我。

{梦笔记3#} 北方旅馆

dn3-2

因为酒店的名称,和过了塑的咖啡色宣传单,我在梦里很确定是在哪本书里看过作者拍下了照片并记录了文字,所以虽然旅馆很糟糕,但是我觉得挺高兴的。拿着手机拍咔嚓了几张准备找个有wifi的地方发微博。

醒来后去书架翻,却找不到这样的一本书,于是决定趁着梦境还新鲜热辣,速记存下。

{安宁向西}发酵一段旅程

to-west-cover

我一直避免把游记写成流水账或行程攻略,便选择让时间来淡忘掉这些看似有用实则没有价值的信息。

上一段旅程是「最北」,原本计划这一次可以命名为「最西」的出行最后还是变成了「向西」,可知一定有点点遗憾。这些遗憾成了这瓶红酒的缺陷或是瓶底的沉淀物。那是我的心有不甘,我收集的道听途说,以及我的经历与想象。

它们无所不在,却也无毒无害。

{读书笔记12#} 纸上染了蓝

farewell

我很喜欢「纸上染了蓝」的这个意象,虽然作者在书里只是说了他在一张纸上写下他母亲的故事,然后把纸折起放在了新买的牛仔裤的袋子里,结果纸就染了蓝色。但当我历经了两年看完了这个连载时,我发现其实我每个人都是一张被染了的纸,用力抹去颜色,纸会烂,我们便无法成为我们,保留颜色,我们才会变得与众不同。而渲染了我们的,就是我们的妈妈。

{读书笔记11#} 可不可以说/一首西西

ibt24-600

我第一次看她的书是《我城》,一开始觉得不太好看。因为从小的教育是讲普通话,读书时默念用普通话,所以《我城》读起来便十分拗口。

不记得是怎么想到换粤语来读的,或许是想起西西是香港人。转换了默念语言之后的《我城》,粤语的语调音阶配合故事情节,让我觉得很新鲜。之后看了《胡子有脸》《白发阿娥及其他》《花木栏》等才知道原来文字可以这么去游戏,世界也变得非常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