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北外篇}最美

7_600

回来后看过不少游记,大家都说内蒙之行最美的都在路上,我也十分认同。可相机还是错过了许多风景,只因那些风景都太过美丽从容而来不及让人一一记录,有时坐在车上看着这一路变幻的天色和云彩,山脉或草原,就会希望这是一趟没有终点的旅程,任何的停顿都是一个失落的梦醒时分。二零一四年秋天,我在额尔古纳河右岸,呼伦贝尔边陲,那里有最北的最美,也有最美的最北。

{城市影像1#}十年香港:从未认真看过你

EPSON scanner image

现在我去香港的次数渐渐少了,不是不喜欢那个地方,而是说真的我有点心疼她。过去十年我几乎都是跟着人潮大军,在周六日跻身这座比广州还要小好几倍的城市,后来也和香港朋友开玩笑说过你们这里很快就会被我们踏沉了。现在想来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还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我从未想过,如果有天这城真被踏沉了,没有了,我的生活又会是怎样的另一个样子?

{工作影像1#}来不及送你一程

17-650

我曾经说过不再提那几年的事情,但是当我整理起我那几千张的胶卷底片时,我看到关于它的影像,第一时间想起的竟是童年时代的梦想。最近看完陈冠中的《裸命》,里面有一句话特别好,他说,既然是梦想,那为何要去实现它?我居然从来没有这样想过,看到这十来张影像的时候,我特别庆幸,还好它最终没有伴随我的一身,不然我不知道自己会陷入多深的漩涡之中。

{SuperSampler tells you some stories 4#} 走四方

EPSON scanner image

我和她旅游过两次,一次是和她的表妹去北京,那次她玩得十分不开心,因为表妹真是一位极难伺候的小姐,有次我在她的手里躺着,听见那位表妹说我长得好奇怪,为此我还真有点不开心。另一次是和她一同去澳门,那次同行的还有一个更年轻的新伙伴—NIKONF55,听名字就知道了,名门望族,气场当然比我也强大得多,所以一路上几乎连话都懒得和我讲,不过它倒是有它高傲的理由,如果以后你们看到她的作品就知道了。

{SuperSampler tells you some stories 3#} 围城记

EPSON scanner image

她说她喜欢“围城”这个词,说那是一本小说的名字,小说里的故事是讲“围城”是婚姻,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如果把“结婚”这么抽象的词替换成具象的“地方”,这就真有点像一个异乡人的心境了。所以,她某一天突然想到,不如就把自己当作是“进不来”的异乡人,在这个城市里进行一次没有时限没有计划的旅行。在每一个明媚清朗的周末或假期里,她会带上我出发,或骑车或坐车或步行,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里,拍下她所钟爱的每一帧风景。

{SuperSampler tells you some stories2#} 击壤歌

EPSON scanner image

扫描仪像老牛拖车一样让胶片的每一个颗粒显影于电脑屏幕上,她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扫出了高三最后半年的六十多张照片,在点着鼠标一一浏览的时候,她轻轻说了一个词:击壤歌。是啊,亲爱的,这些照片都是你在能唱“击壤歌”的年岁拍下的,到如今你再无这机会唱这样的歌了,还好那年那月有你有我,拍下了这虽不明亮抢眼,但每每回看仍能感觉有熟悉之旋律环绕于内的四格照片呐。

{SuperSampler tells you some stories 1#} 你好,往事

EPSON scanner image

私人展厅现在有两个系列正在展出,一个是{古镇情结},另一个就是这个supersampler讲故事的系列。真不知道那时为什么就活活断掉了这个这么好的系列,所以今年要在这里重新站起来,因为我很喜欢我所拥有的这些,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看到。

{古镇情结2# }黄姚:被闯入的隐蔽村落

EPSON scanner image

直到今天,封尘了7年的底片再次被我翻出来,放入我的扫底机里一扫,那几天在离家千里之外的广西大山村落里的老旧色彩在屏幕里倾倒一地,突然觉得这样的相机配上这样的胶卷拍出来的照片与那时我们一票红男绿女闯入垂垂老矣的古村竟是如此戏剧性地相似。失焦、漏光、乱构图,各种随心所欲奇怪快门都被古村老旧的墙壁和破烂瓦片包容着。我记得那时一个人住在一栋四个墙角都发霉的民宅里,半夜梦醒之时以为自己在时光错乱的某个远古时代。

{古镇情结1# }平海:只与生活有关

EPSON scanner image

很久之后在看回照片我才发现,其实自己并不是因为怀旧而喜欢去古镇,而是因为十分在意“生活”这件事,只有在那些地方才会有一种城市里所没有的最原本的气息。不在乎便利商店是否开在楼下,不在乎喜欢的衣服牌子什么时候做限时特价,不在乎手里的移动电话是否敢得上潮流。这次去到平海,看见鸡鸭成群,人们海岸捕鱼,家门种菜种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感觉纯粹得让人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