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Sampler tells you some stories 4#} 走四方

EPSON scanner image

我和她旅游过两次,一次是和她的表妹去北京,那次她玩得十分不开心,因为表妹真是一位极难伺候的小姐,有次我在她的手里躺着,听见那位表妹说我长得好奇怪,为此我还真有点不开心。另一次是和她一同去澳门,那次同行的还有一个更年轻的新伙伴—NIKONF55,听名字就知道了,名门望族,气场当然比我也强大得多,所以一路上几乎连话都懒得和我讲,不过它倒是有它高傲的理由,如果以后你们看到她的作品就知道了。

{SuperSampler tells you some stories 3#} 围城记

EPSON scanner image

她说她喜欢“围城”这个词,说那是一本小说的名字,小说里的故事是讲“围城”是婚姻,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如果把“结婚”这么抽象的词替换成具象的“地方”,这就真有点像一个异乡人的心境了。所以,她某一天突然想到,不如就把自己当作是“进不来”的异乡人,在这个城市里进行一次没有时限没有计划的旅行。在每一个明媚清朗的周末或假期里,她会带上我出发,或骑车或坐车或步行,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里,拍下她所钟爱的每一帧风景。

{自由文案Vol.3}属于你的位置

title

这个文案我自己写得非常不满意,但是想了很多天了就是没想到更好的版本出来,所以为了不让这个项目停下来,我还是先发布了,等以后再看回头或许会有好的想法也不一定。写不出来最大的原因是看到了原版无印良品的那句文案:“收纳的秘诀:把包包当成一个房间来思考。”于是思维便被钉固在那里,怎么也跳不出新的舞步。

{自由文案vol.1}总有一些事不想让人知道

暗戀者

虽然后来得知买家信息被卖其实跟我们随手丢弃的包裹单没有多大的关系,并且,我完全可以用撕的,为什么非要买一个呢?因为我觉得撕东西,首先不能撕得特别碎,因为手指会痛;撕得不碎,遇上什么变态很容易能拼回去。第二,撕东西的样子像发脾气。有点小暴力的感觉。所以我因为这些有点说不过去的原因买了这款碎纸器,而且,几乎每天都会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