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北外篇}最美

7_600

回来后看过不少游记,大家都说内蒙之行最美的都在路上,我也十分认同。可相机还是错过了许多风景,只因那些风景都太过美丽从容而来不及让人一一记录,有时坐在车上看着这一路变幻的天色和云彩,山脉或草原,就会希望这是一趟没有终点的旅程,任何的停顿都是一个失落的梦醒时分。二零一四年秋天,我在额尔古纳河右岸,呼伦贝尔边陲,那里有最北的最美,也有最美的最北。

{后记}最北,最美

north&beauty

15天的旅程,18000字,我修修改改地写了两个月。这次忠于自己一路上的感受,所以写下的也是旅途上所看所感的一些非常自我的想像和念头,而忽略掉所有同行过、遇见过的人和一些最实用可靠的“线路攻略”,因为关于“人”我是不会忘记的,而“攻略”则是网上一搜一大把的信息,倒是这“想像和念头”可能随着时间流逝,就会渐渐淡忘了。

{最北5#}从草原中离去

33_600

这是归途中最艰难的一段,车子压着边境线一路驶向海拉尔,额尔古纳河和它对岸的俄罗斯边陲山城久久都退不出视线范围之外,也曾想过摇下窗子让那浅红色的火车票随风而去,但归心却总有一些利箭不由分说地朝家的方向飞去,那一刻我就像草原上随处乱撞的风,搜刮这每一片热爱过的,错过的,或根本不知道的微小角落,直到日落西山,红霞染天,夜幕蔓延,乌黑得只有车灯探着前方几米开外的路,才肯说一声珍重再见。

{最北4#额尔古纳河右岸9}黑山头和它的动物们

641_600

我想听驴叫,可又不知道怎么能让它们叫起来,别人家的孩子,打不得骂不得呢。一开始我假装要走,它们就紧跟了一段,后来我蹲下把它们咬住的草扯了点出来,它们也没被激怒,自己走去有草的地方啃着,我决定不理会它们,走去找一只小牛玩,可才走近了一点,小牛旁的大牛就连草都不嚼了,又开始眼直直地瞪着我看,小牛倒是自在,眯着眼围着大牛不知是跳还是跑,我给它们拍了照也相互瞪了好一会,毛驴子还是不叫。

{最北4#额尔古纳河右岸8}日出黑山头

9_600

太阳出来了,轰轰烈烈的,眼睛不能盯着看,因为它会把自个烙印在你的眼底,以至于你一整天下来看什么都会带着一团热火,徒增不可思议的奇特视觉。那些村庄与树林好像也深谙它的烈性,都自觉地躲到光芒之后消失不见,免得被这几十亿岁的热血分子灼伤了自己。山川与河流大约是有足够的辈份,不畏惧太阳的火辣性子,该飘着仙气的飘仙气,该流淌河水的流淌着,倒是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多了一份叫人惊叹的恢宏与美丽。

{最北4#额尔古纳河右岸7}额尔古纳湿地

27_600

我站在观景平台看着这天与地,不知道自己有多高多远,至少我觉得若是走到底下的河边树林里,应该会迷起路来。一片树林郁郁苍苍,但阳光一个照面便会金光耀眼,一席草地干黄消瘦,但细看之下仍有绿意新芽冒出。于是那些心事你看不透,有时它是欣欣向荣,有时却会黯然神伤,唯独日月星辰或是风霜雨露,才能赋予它在时时刻刻中,好与不好的善变注释。

{最北4#额尔古纳河右岸6}驯鹿

38_600

独自一人在鹿群中穿梭,总有些鹿会紧跟在身后陪伴一段,突然想起什么就会半路离去,有的鹿若是看到你往它的方向走去,便会像个主人似的等上你,然后慢慢地在前头带路,几步一回头地看你有没有跟丢,最后,它会把你带到一处它吃草的地方去,那一刻真恨不得自己也是一只驯鹿。还有些没心没肺的,会径直地走到你的镜头前,卧坐着,挡住你正在拍的它的另一个同伴,可脸上是一幅“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看看你又看看远方,竟打起瞌睡来……

{最北4#额尔古纳河右岸5}根河 以及得耳布尔

381_600

顺着方向回看从旅馆走出来的路,它躺在一片由蓝变橘黄的完美天空之下,最远处依稀看见山吹黄的延绵山脉,往那个方向走去的零星几个人,没有一个会停下来抬头看看眼前的景色,他们都若有所思,或玩着手机继续走着自己的路。这幅在他们眼前毫无新意的落日风景,于我,就是无比珍贵,脑海里一闪而过南方大都会那常看常有的灰白暗淡之天空。于是这第一印象里灰扑扑的根河,有了让人记住的颜色。

{最北4#额尔古纳河右岸4}哈乌尔河

4203_600

哈乌尔河是一条藏在草原边上的项链。山坡上的白桦和天上的飞鸟能看见,树林里的动物和水里的游鱼能靠近,河流不远处屯子里的人们,早已习惯它每天都躺在那里闪闪发光,就像你我习惯了城市里的车水马龙。很多人翻山越岭地来到这里,驾着车从屯子边上的公路飞驰而过,如果不是河边山脚下竖起一个景区的大门,哈乌尔河恐怕就会永远错过了。

{最北4#额尔古纳河右岸3}大兴安岭

17_600

近看的树林更为魔幻,像爱丽丝掉进了兔子洞,总觉得有奇异神兽或另类生物会在林间漫步穿行。有一段路我觉得太阳底下少了几卷遮挡的云彩,阳光直直穿进树林,光影绰绰,视线早就挪移不开那景色,若定力再弱一些,早就不知今夕是何年了。
路上看见唯一一个骑行的人,不知夜里他会在哪片颜色的树林脚下安营扎寨,万千落叶做床,枝桠和繁星做被,然后美美地做一场春秋大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