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时刻 24#} 瞬间夏凉

ibt34-600

虽然只是六月,但广州已是热的不行,每天早上六七点在阳台浇花晾晒衣服,我都会被刚爬出来的太阳晒成移动的烤串。而我这种只要在空调间待上两三个小时就会脑部缺氧然后昏昏欲睡或者偏头痛发作的人,夏日里早已不去享受空调,习惯与炎热相伴,于是,偶尔感受到非机器的凉意袭来,就会留有印象。 比如最近在网上看到一个台湾的沐浴露广告,虽是卖沐浴露,但这广告却让我看到了曾经拥有的奢侈挥霍。挥霍情感,挥霍时间,挥霍汗水。以及,挥霍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