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影像1#}十年香港:从未认真看过你

EPSON scanner image

现在我去香港的次数渐渐少了,不是不喜欢那个地方,而是说真的我有点心疼她。过去十年我几乎都是跟着人潮大军,在周六日跻身这座比广州还要小好几倍的城市,后来也和香港朋友开玩笑说过你们这里很快就会被我们踏沉了。现在想来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还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我从未想过,如果有天这城真被踏沉了,没有了,我的生活又会是怎样的另一个样子?

{如果在澳门,一个旅人。3#}出发去海的另一边

EPSON scanner image

这是一直想知道的海的另一边,它有个名字叫氹仔。氹,特指田地里沤肥的小坑,这么大的“氹”,还叫作“仔”,或许参照物是环绕的海洋?这该是大海里沤肥的小坑才对,氹仔有自己的性格,是个冷脸善良的老百姓,把自己收拾干净,不多一句地等着每一个“出发来海的这一边”的宾客,有礼但不过分热情,像是无所谓你来或不来,因为无论怎样,日子总要平平淡淡地过下去。

{古镇情结1# }平海:只与生活有关

EPSON scanner image

很久之后在看回照片我才发现,其实自己并不是因为怀旧而喜欢去古镇,而是因为十分在意“生活”这件事,只有在那些地方才会有一种城市里所没有的最原本的气息。不在乎便利商店是否开在楼下,不在乎喜欢的衣服牌子什么时候做限时特价,不在乎手里的移动电话是否敢得上潮流。这次去到平海,看见鸡鸭成群,人们海岸捕鱼,家门种菜种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感觉纯粹得让人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