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北外篇}最美

7_600

回来后看过不少游记,大家都说内蒙之行最美的都在路上,我也十分认同。可相机还是错过了许多风景,只因那些风景都太过美丽从容而来不及让人一一记录,有时坐在车上看着这一路变幻的天色和云彩,山脉或草原,就会希望这是一趟没有终点的旅程,任何的停顿都是一个失落的梦醒时分。二零一四年秋天,我在额尔古纳河右岸,呼伦贝尔边陲,那里有最北的最美,也有最美的最北。

{后记}最北,最美

north&beauty

15天的旅程,18000字,我修修改改地写了两个月。这次忠于自己一路上的感受,所以写下的也是旅途上所看所感的一些非常自我的想像和念头,而忽略掉所有同行过、遇见过的人和一些最实用可靠的“线路攻略”,因为关于“人”我是不会忘记的,而“攻略”则是网上一搜一大把的信息,倒是这“想像和念头”可能随着时间流逝,就会渐渐淡忘了。

{最北5#}从草原中离去

33_600

这是归途中最艰难的一段,车子压着边境线一路驶向海拉尔,额尔古纳河和它对岸的俄罗斯边陲山城久久都退不出视线范围之外,也曾想过摇下窗子让那浅红色的火车票随风而去,但归心却总有一些利箭不由分说地朝家的方向飞去,那一刻我就像草原上随处乱撞的风,搜刮这每一片热爱过的,错过的,或根本不知道的微小角落,直到日落西山,红霞染天,夜幕蔓延,乌黑得只有车灯探着前方几米开外的路,才肯说一声珍重再见。

{最北4#额尔古纳河右岸9}黑山头和它的动物们

641_600

我想听驴叫,可又不知道怎么能让它们叫起来,别人家的孩子,打不得骂不得呢。一开始我假装要走,它们就紧跟了一段,后来我蹲下把它们咬住的草扯了点出来,它们也没被激怒,自己走去有草的地方啃着,我决定不理会它们,走去找一只小牛玩,可才走近了一点,小牛旁的大牛就连草都不嚼了,又开始眼直直地瞪着我看,小牛倒是自在,眯着眼围着大牛不知是跳还是跑,我给它们拍了照也相互瞪了好一会,毛驴子还是不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