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影像1#}十年香港:从未认真看过你

EPSON scanner image

现在我去香港的次数渐渐少了,不是不喜欢那个地方,而是说真的我有点心疼她。过去十年我几乎都是跟着人潮大军,在周六日跻身这座比广州还要小好几倍的城市,后来也和香港朋友开玩笑说过你们这里很快就会被我们踏沉了。现在想来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还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我从未想过,如果有天这城真被踏沉了,没有了,我的生活又会是怎样的另一个样子?

{如果在澳门,一个旅人。2#}在懊恼和幸运中度过年初六

EPSON scanner image

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此行的目的也许真如你说的那样,我只是为了满足自己那些莫名其妙的虚荣心,我又不喜欢赌,而且这里的手信饼家也不是什么非吃不可的东西,我更不会在寒风飒飒的日子里爬到山顶去淋一场冬雨。可是我在下了车后,看到了即便是冷雨冬日,议事厅前地依旧是一片无法理喻的人潮汹涌,我在对面马路看了很久,突然觉得,如果我是这个城市的居民,看到这样的景色,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心生厌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