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向西}发酵一段旅程

to-west-cover

我一直避免把游记写成流水账或行程攻略,便选择让时间来淡忘掉这些看似有用实则没有价值的信息。

上一段旅程是「最北」,原本计划这一次可以命名为「最西」的出行最后还是变成了「向西」,可知一定有点点遗憾。这些遗憾成了这瓶红酒的缺陷或是瓶底的沉淀物。那是我的心有不甘,我收集的道听途说,以及我的经历与想象。

它们无所不在,却也无毒无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