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Sampler tells you some stories2#} 击壤歌

EPSON scanner image

过了很多年,这位同学终于再次想起我来,她忘记我的原因是因为我得了点小毛病,我的拉线过片变得不顺畅了,所以我后来也没有拍过照片。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自己的具体问题在哪,总之不能很好的使用于是我就被遗忘了。

然而她有喜欢整理东西的习惯,所以我再次被发现,是因为她某天心血来潮,把好几年来所有拍摄的胶卷全部搬出来一一整理,当我拍的照片底片被她拿到阳光下仔细端详的时候,我看见他眼角流露出一种惊喜而且愉快的神情,后来便见她拿着其中两卷放到扫底仪里扫描,我一直在电脑旁坐着,我看到电脑屏幕出现的画面:那是我来到她身边,和她一起拍下的头两卷照片。

照片画面有点暗淡无光,时间是她临近高中毕业的最后半年。我那时一直被她带着走遍高中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据说她在这所学校念了六年的书,从初中开始就在这里了,于是在那些体育课,课间操和晚自习前,她都会很不合群,独行侠般,走到校园里某个几乎没有人会去的角落,有时候会让我帮忙拍点东西,有时候却只是捧着我静静地坐在台阶或者凉亭或天台花园里想事情,虽然我不能知悉她心思的全部细节,但我仿佛能从她指间的温度,一个懒腰或者一声叹息,来体会她矛盾复杂,或许更多的是不知所措的情绪。

我知道她对未来有迷茫,对半年后的那场高考充满了期待与恐惧,不然她不会总是有一种力不从心的吃力感。她成绩不理想,但是理想却很多。她不知道遥远未来的路会怎样,也不知道如何才能把眼前脚下的路走漂亮了。

她最喜欢的地方是学校大舞台旁边的两座高高的阶梯看台,我们总是坐到最上面的一层,那些大树枝繁叶茂,如果在风大的日子里,风把树枝压低,我们就能像入秘境般躲在枝叶后面,我想,她坐在那么高的地方是因为可以看得更远,而且同时在操场上来回奔跑的同学也不会留意到她。

我也喜欢坐在上面,因为在那里总可以听到这些十七八岁学生们追逐打闹的笑声,我想她也应该是喜欢这样的声音,每次看到下面的同学玩疯了,她也会在上面看着开心的笑。我见过她在出来工作后的一个个千头万绪的日子,所以我想在这一段时光,除去那场沉重的考试之外其余漫长的2000多个日子里,那些读书,上学,谈天说地,甚至是孤单藏身于校园无人知晓的角落这样零碎片段,都会是她一生中最无忧的岁月。

扫描仪像老牛拖车一样让胶片的每一个颗粒显影于电脑屏幕上,她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扫出了高三最后半年的六十多张照片,在点着鼠标一一浏览的时候,她轻轻说了一个词:击壤歌。

是啊,亲爱的,这些照片都是在你能唱“击壤歌”的年岁拍下的,到如今你再无这机会唱这样的歌了,还好那年那月有你有我,拍下了这虽不明亮抢眼,但每每回看仍能感觉有熟悉旋律环绕于内的四格照片呐。

EPSON scanner image

EPSON scanner image

EPSON scanner image

EPSON scanner image

EPSON scanner image

EPSON scanner image

EPSON scanner image

EPSON scanner image

EPSON scanner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