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Sampler tells you some stories 4#} 走四方

后来,她还是去了好些地方旅游,有些地方还去了不止一次,那天我听见住我楼下的ChinonCM5炫耀地说道:“我在云南待了十五天,去了很多漂亮的地方…”我竟有点心生嫉妒。

我知道Chinon是她几乎不离手的一个伙伴,因为最开始Chinon是跟着她爸爸的,所以她就和它格外地友好,但是我也知道有一年她带着它去北京玩,结果在旅途刚刚开始的时候,Chinon就因为无法过片而坏掉了,最后只拍了小半卷的照片回来,我当时听了有点幸灾乐祸,但是回头想想自己也曾出过不少状况让她心急如焚地带着我拿回店里维修。所以我想,还是不要太八卦别人怎样,我因为有四个镜头所以看得比别人更多,我也去过和看过别的伙伴们没有见识过的风景,而且我还可以在这里说故事,没什么好心理不平衡的。

我和她旅游过两次,一次是和她的表妹去北京,那次她玩得十分不开心,因为表妹真是一位极难伺候的小姐,有次我在她的手里躺着,听见那位表妹说我长得好奇怪,为此我还真有点不开心。另一次是和她一同去澳门,那次同行的还有一个更年轻的新伙伴—NIKONF55,听名字就知道了,名门望族,气场当然比我也强大得多,所以一路上几乎连话都懒得和我讲,不过它倒是有它高傲的理由,如果以后你们看到她的作品就知道了。

一趟旅途是最能了解同行人的性格个性的了,在我看来,她那时太过独立自主,特别是去澳门的时候,总是挑上一条了无人烟的小巷道去走,分不清东南西北,却有目标是要找到一个都不知道是长什么样的地方。然后后来经过与表妹的北京之行,我也算是知道为什么她会更倾向选择独自出游,主见太强烈的人,终究是很难找到一个完全志同道合的出游伙伴,与其在路上产生分歧而闹得旅途不愉快,那还不如从一开始干脆独自出发好了。

话说回来她的表妹还真是好讨厌,我记得那天我们坐人力车在后海那一块游览,她看见北京蓝到不可思议的天空下,四合院墙壁上红色路牌藏在一团悬藤翠绿的丝瓜之后,整个画面的色彩非常好看,她心急地把我过了片,正准备按快门的时候,表妹就来一句“这有什么好拍的,老拍些没用的东西!”人力车一直在跑,顿时她就错失了这个按下快门的一瞬间,我感觉到她非常生气,因为表妹在这个旅途中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说她了。我想,她当时大概想叫停车子下车自己去逛吧?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这次和表妹到北京的行程中不愉快的事情有很多,还有北京大片大片的良辰美景去调剂,接下来的那些零碎画面都是风和日丽的,前面那些满腹牢骚就就此停住,毕竟这些事情我还真是憋足了好多年,今天得以说出真是舒畅极了。

大北京

EPSON scanner image
天安门广场非常大,比想象中的要大好多倍,她跟她表妹说“10年前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因为人都小,看着就觉得广场很大,没想到10年后再来,还是这么大。”第一眼看见北京,我就已经应接不暇了。

EPSON scanner image
我喜欢广场上的草坪,绿得让人感觉阵阵清凉,而那时的北京,天是天,云是云,影是影,一切都是明朗可人,而不像现在电视里说的,“雾霾重重”

EPSON scanner image

EPSON scanner image
广场上乱哄哄的,好像干什么的都有,她觉得站在这里好像看到了整个广袤国度,于是拿起我来胡乱地绕拍了一圈,我被转得有点晕,不过还是留下了不同味道的旅行照片。

EPSON scanner image
越接近城门人越多,虽然我们都十分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但是如果天安门前没有人的话,那就不像天安门了。

EPSON scanner image
在颐和园的昆明湖上划船,昆明湖同样大得离谱,她那时主要负责蹬船,为了谦让那个最小的表妹,在临近划完上岸是才匆忙拍下这张照片。

EPSON scanner image
天坛。我记得那天去的时候天气非常好,她对那条真正的“林荫大道”着迷不已。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能有公园能容下这么长的一条路,她把我调到2秒内4次曝光的模式,印刻出这幅宽幅的画面来。

EPSON scanner image
苍穹下云卷风清,在天坛公园里几乎看不到周围的高楼,若不是有一群红男绿女在来回走动,我们都以为自己回到了远古时代。

EPSON scanner image
2005年的天坛,估计是3年后奥运会前夕最早修葺完善的古建筑之一,只记得那天看到蓝天下的天坛,光艳夺目,一个恍惚走神都要细想自己到底在何年何月。
但是天坛的这几张照片是在时隔了很多年后才重见光日,当时装在我肚子里的柯尼卡400度胶卷,在我们一回到广州后就离奇失踪了好久。

EPSON scanner image
不记得是在大观园里还是颐和园里的仿古商业街,没有栏杆,感觉她随时会一个错脚掉进碧绿池水里似的。

EPSON scanner image
同样不知道是哪个公园里修葺好的一角,那时她说这种建筑棱角分明,金碧辉煌的样子,恨不得让人全部记录下来。

EPSON scanner image
最完美的一天,在北京郊外的居庸关长城。

EPSON scanner image
那天是真真正正的万里无云,好像一辈子极少见到这样的好天气,通常这种天气,就是我成像最好的条件,那天的长城游人极少,再加上一路上走走停停,就变得与前前后后的人群拉开了距离,走到某一处位置,前后都见不到人了,仿佛这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长城。

EPSON scanner image
她说,她看到这一景色时都要惊呆了,第一次见识什么才叫“大好河山”。

EPSON scanner image
烈日当头,但一点都不热,而且风一吹来就特别的凉快,没有南方的湿热黏糊,那天照片冲出来那一刻我和她看到后,那些辽阔的美景就忍不住在脑海里再翻腾一遍。

EPSON scanner image
阳光耀眼,于是在风火台下乘凉休息

EPSON scanner image
那时居庸关里的人非常少,然而没有想到的是还能碰上如此给面子的天气,她说,这样完美的一趟长城之旅日后或许很难再碰见了。

EPSON scanner image
最后在离开的时候透过车窗匆匆拍下的,她觉得难得且幸运,像是要记住所看到的任何的美景,我们都不知道,下一次再见到这样纯净的蓝天和绿坡要到什么时候,或许,在地球污染严重之今天,说不定再也没有这样机会了。

EPSON scanner image
在北京的最后一天,她终于忍受不了和表妹一道同行,也终于决定自己要自己再去一次什刹海和后海那一头,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天下车的地点叫果子里,她一路问人,走过很多条像电影《十七岁的单车》里,高圆圆走过的那些小胡同,才来到前几天她坐在人力车上怎么看也看不够的什刹海,但是那天天气不好,一如她无可奈何的心情,所以她一个人,走了很长的路,随手拍下北京之旅的这最后一张,便收拾心情与行囊,启程返回南方的家了。

小澳门

其实我和她去澳门不止一次,但我印象中有几次都是下雨和打台风,我想,用现在的话说,她应该就是那时的雨神吧,反正雨神都姓萧。听同行的NIKONF55说,她们一块去上海的时候,华东地区也是雨下个不停,再后来听ChinonCM5也说过,她去云南最大的遗憾就是碰上没完没了的雨水。

所以当我看回这些我和她在澳门兜兜转转拍下的少量照片的时候,我还是挺庆幸我们遇见的都是不错的天气,而最大的不足是,我们不能像在北京那样一起记录更多的照片,澳门的照片只有下面的四五张,更多的时候她都是和NIKONF55一起,而我只希望,从今往后,她去哪旅行都能带上我。

EPSON scanner image

EPSON scanner image

EPSON scanner image

EPSON scanner imag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