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时刻 19#} 以文人之言,答新年之问。

ny

我从很多年前开始,就不太喜欢过春节。虽说看着总是一片喜气洋洋,但这个节日里人走茶凉后的安静,感觉会比平日里更多一点冷清。
近年,冷清过后,耳边还环绕着许多无法回答的问题。
有男/女朋友了没?结婚了没?生孩子了没?年终发了多少?房子供完了吗?
不止长辈爱问,同辈之间也问这样的问题。本来都是挺戳人心的问题,问多了,竟然也可以当作调侃的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