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Sampler tells you some stories 4#} 走四方

EPSON scanner image

我和她旅游过两次,一次是和她的表妹去北京,那次她玩得十分不开心,因为表妹真是一位极难伺候的小姐,有次我在她的手里躺着,听见那位表妹说我长得好奇怪,为此我还真有点不开心。另一次是和她一同去澳门,那次同行的还有一个更年轻的新伙伴—NIKONF55,听名字就知道了,名门望族,气场当然比我也强大得多,所以一路上几乎连话都懒得和我讲,不过它倒是有它高傲的理由,如果以后你们看到她的作品就知道了。

{SuperSampler tells you some stories 3#} 围城记

EPSON scanner image

她说她喜欢“围城”这个词,说那是一本小说的名字,小说里的故事是讲“围城”是婚姻,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如果把“结婚”这么抽象的词替换成具象的“地方”,这就真有点像一个异乡人的心境了。所以,她某一天突然想到,不如就把自己当作是“进不来”的异乡人,在这个城市里进行一次没有时限没有计划的旅行。在每一个明媚清朗的周末或假期里,她会带上我出发,或骑车或坐车或步行,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里,拍下她所钟爱的每一帧风景。